“真的?”钟晓飞有点不相信,因为在偷听李三石和吴怡洁的两次谈话中,他一点都没有听到啊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。”熊慧林扬着洁白圆润的下巴,轻轻的说:“而且媒人就是杨天增。”

    “杨天增?”

    “就在五年前,嗯,那时那女人刚到公司,杨天增是总裁,而三石是投资部的首席分析师,事业正在起步,是公司的明日之星,更重要的,他的父亲,也就是我的公公当时在海州银行界工作,手里掌握着大笔的金源。就在那年的秋天,TY公司遇到了困境,急需一大笔的贷款,可惜TY公司当时已经超贷,正常情况下银行已经不可能再发放贷款了,而如果拿不到贷款,TY公司就会倒闭。所以杨天增那个老东西就把那女人推了出来,要那女人嫁给三石,以此来说服三石的父亲为TY公司贷款。”

    钟晓飞心里砰砰跳: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熊慧林白了他一眼:“后来还用我说吗?贷款是给了,但订婚却是一场骗局。”

    “哦,怎么骗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就像是现在骗你一样,过河拆桥,用完就扔。”熊慧林一脸的鄙夷。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笨!”熊慧林没好气的瞪了钟晓飞一眼,继续说:“那女人太会演戏了,把三石骗的和你现在一样傻,以为她真的是喜欢他,但其实她谁也不喜欢,她只喜欢钱,而且她特别会装,你看她明明是TY公司最好的公关,但她偏偏不在公关处,在行政处,你说,她这不是故意装吗?”

    钟晓飞笑一笑,没有说话,他对熊慧林并不相信,就算吴怡洁和李三石确实曾经有过婚约,也不能证明什么,更不能改变他对吴怡洁的心意。当然,钟晓飞能意识到,事情的后面一定还有隐情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的话你并不相信,那我不说了!”熊慧林忽然瞪起了眼,作势要从沙发里跳下来。

    钟晓飞慌忙一把按住了她:“谁说我不相信?我信我信,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钟晓飞按的地方正好是熊慧林雪白浑圆的大腿。

    熊慧林触电一样的把腿挪走,脸色绯红,半闭微合的眼睛忽然的射出了一道寒光,两道柳眉也挑了起来。

    钟晓飞看得心里发毛,赶紧把手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不过熊慧林并没有发火,她瞟了钟晓飞一眼,继续说:“后来才知道,这是杨天增和吴怡洁共同出演的一场戏!不知道杨天增用手段说服了吴怡洁,反正吴怡洁演的非常出色,把三石迷的神魂颠倒,嗯,就像是你现在这样,但到了最后,当贷款到手,TY公司的危机解除之后,吴怡洁立刻毫不留情的一脚踹飞了三石!”

    熊慧林的表情愤恨而嫉妒,她这样美丽绝伦的女人,一向是别人嫉妒羡慕的对象,今天却相反了。

    钟晓飞笑:“原来是这样啊,不过慧琳姐,你应该高兴啊,如果怡洁嫁了李经理,你慧琳姐不就没机会了吗?呵呵,这是天意,你和李经理注定是一对,。”

    “马屁精!”熊慧林白了钟晓飞一眼,想了一下,对钟晓飞的话好像也有点认同,然后她眉目一舒,柔柔的笑了起来:“也许你说的有道理,三石本就是属于我的。那个狐狸精想破坏也破坏不了!”

    钟晓飞对狐狸精三个字很不感冒,不过他不能纠正熊慧林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你要相信我,吴怡洁并不喜欢你,她只是在利用你,等到股东大会结束,杨天增的位置保住之后,她就会毫不留情的踹了你。”熊慧林从沙发上坐起,很严肃的警告钟晓飞。

    钟晓飞连连点头,好像很感谢的样子:“哦,我知道了,谢谢慧琳姐的提醒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要早做准备,另外,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情。”熊慧林神秘一笑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吴怡洁马上就要进监狱了。”

    “进监狱?不会吧?”钟晓飞其实早就知道内情,不过他还是装出惊讶、紧张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?。”熊慧林幸灾乐祸的说:“她挪用公款炒股已经很长时间了,只不过因为没有查账,所以没有人知道,现在马上就要进行股东大会,大会一结束,新的股东委员照例会查账,到时,她就等着坐牢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她把钱补回去不就行了吗?”钟晓飞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“补回去?”熊慧林哼了一声:“关键是她炒股已经赔的一塌糊涂!根本补不回去了!在说了,你以为那是十万、二十万啊?说补就能补?她的数字说出来吓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2000万。”熊慧林一个字一个字的说,还伸出圆圆尖尖的玉指:“2000万港币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数目,钟晓飞早就知道,不过当听见从熊慧林的小嘴里面说出来的时候,他还是有点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不知道当初吴怡洁是怎么想的?怎么会挪用这么多的公款?现在股票市场不景气,怪不得她会亏。只是TY公司本身就是投资股票的,而且经常是操盘的庄家,作为公司的秘书,难道她一点也没有听到内幕消息?

    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李三石设计了一个圈套,向吴怡洁透露了假的内幕消息,而吴怡洁相信了,在李三石的怂恿下把大笔的资金投了进去,结果当然是赔的一塌糊涂!

    “怕了吧?”熊慧林得意洋洋:“这个女人在TY公司待不住的,你跟她不会有好结果。”

    她所有的目的就是把钟晓飞从吴怡洁身边拉走,将吴怡洁的形象破坏殆尽,如果钟晓飞不知道实情,还真有可能被她说动。

    “谢谢慧琳姐,你对我这么好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?”钟晓飞一脸感激的笑。

    熊慧林瞟了他一眼,娇笑:“不用报答我,我就是觉得你这个人还不错,不然我才懒得理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慧琳姐喜欢我?”钟晓飞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“想的美!!”熊慧林狠狠的白了他一眼,并没有太生气,幽幽的又说:“不过我虽然不喜欢你,但那条项链……嘻嘻,我挺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不提项链还好,一提项链,钟晓飞满肚子的火气,八千大洋的项链,熊慧林说仍就扔,一点都不客气,也许对她这样的富婆来说,那项链不算什么,但对钟晓飞来说,那就是他的血肉啊!

    “既然喜欢为什么扔了!”钟晓飞没好气的大声说。

    熊慧林瞟了他一眼,噗哧笑了,笑的前仰后合,花枝招展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钟晓飞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熊慧林一边娇笑,一边拿起手边的小提包,拉开拉链,只见她玉手一翻,眼前一亮,一条闪着白光的精美项链出现在钟晓飞的面前。精致的款式,独具匠心的月牙小坠,无一不告诉钟晓飞,这条项链就是他送给熊慧林的礼物。

    可是,熊慧林明明已经把项链扔了啊?( 我的极品小姨子 http://www.hax988.com/0_89/ 移动版阅读m.hax988.com )